安叶

胖fufu的小傻子

这年头没点技术水平都不能当小蜘蛛粉丝了(bushi)

错字注意
有些是自己编的有些是Homecoming里……吧(大概)
嗯有一点点的铁虫(也许是虫铁)元素,就一点点。

是日常丑到爆炸的摸鱼……
上课老觉得会被老师发现
摸鱼一时爽,细看火葬场。
真他妈有种偷情的快感(bushi)

这么小个摸鱼到处是bug,有点对不起葬葬w

非常不要脸的打上了tag,耶

雨下的很大。
鸠撑着一把朴素的油纸伞,在每人都行色匆匆的大道上慢慢向前走。
他用一条不宽的黑绸蒙着眼,每一步都走得无声无息,一分水花也不曾溅起。
分明不是冬天,鸠却能感受到彻骨的寒意。

“鸦,你跟了我一路了。”
鸠停下脚步,轻轻开口。

鸦看着前方人单薄的背影,愣了愣。
“我…”
“寒气收起来些吧,以后再这么跟踪别人,怕是早被发现了。”
鸠转过身面对着鸦,双眼虽是用黑绸掩起,鸦仍能想象到黑绸下的那双眼睛是怎样注视着自己。

鸦依言照做,鸠便转身继续向前走。

雨声密集。

“好冷…”
这句话一出口便消散在空气中,鸠的本意只是随口抱怨一句。
可是鸦听到了。
他赶上前,将一件分量不重却很能挡风的斗篷披在鸠的身上。
两把伞并排前行,鸠依旧走得很慢。
雨中漫步,倒成了雨中慢步了。

这大道再大,也终是有尽头的。
鸠依旧是慢慢走着。
鸦不动声色的陪在鸠身旁,雨滴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默默彰显着他的存在。
鸠突然被人拉了一把,脚下不慌不忙,站定。

“你怎么又不好好听。”
鸦的声音带上了几分责怪,他把鸠拉到另一条道上。
“你不是在这儿吗?”
鸠的声音含着几分笑意,鸦偏过头,正巧捕捉到鸠唇边的那抹笑容。
不知怎的,鸦凑上去轻轻地含住了这片唇。

很软,是熟悉的气息。
片刻后,鸦放开了鸠。
他舔了舔嘴唇,像是在回味刚才那个吻。

“乖,我今天有事。”鸠摸摸鸦的脑袋,语气温柔得让人忍不住沉溺。
“我知道,我陪你。”
“好。”

这是一间庙。
准确地来说,是一间破庙。
鸠收起伞,把它放在支撑屋顶的柱子旁。
随后他一撩衣袍下摆,竟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雀………”
鸠轻声呢喃着,他虽看不见,却像将一切都知晓得明明白白一般。
他伸手,轻抚神像下的一块石碑。
在这里,埋葬着他爱过的人。

鸦陪着他一同跪了下来。
他不说话,默默地看着那块石碑。
也看着泪已濡湿黑绸的鸠。

鸠细细碎碎地向石碑念叨了很多事。
包括他与鸦的相遇相识。
鸠总觉得雀是能听见的。

雀曾是个阳光的开朗少年。
他不惧世人眼光,不惧世人所畏惧的一切。
唯独惧怕失去鸠。

鸠也从不曾与他分离。

直至某次,雀亲眼目睹了鸠的一双明目被人夺去。
他变了。
变得冷血无情嗜杀成性。
雀变成了鸠最不愿意接触的人。

鸠心里莫名堵得慌。

“鸠…鸠——!”
雀凄厉地喊着。
他正在发抖。
他被人绑住动弹不得。
鸠的面色惨白。
“雀…不要喊了…”
雀的每一声都像是在他的心上打鼓。
鸠颤抖着,向雀的心口刺出一剑。

雀死了。
鸠不敢多想。
也不愿多想。

反应过来时,鸠已被鸦揽入怀中。
鸦摸了摸鸠的长发,拿出一颗糖喂到他嘴里。
鸠静静地含着糖。
也静静地靠在鸦的怀里。
他能听见鸦的心跳。
也能感觉到鸦的体温。
鸦很爱他。

“雀,我过得很好。”
“你不用总是担心我看不见会被人欺负。”
“这几年来的思念,我找到托付的人了。”
“就此别过了…”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一点杂七杂八的话

我…大概算是淡圈了吧……
也不知道淡的是哪个圈…可能同人文之后是不太会写了吧……
就是不定时写写小短篇什么的,主角原创的那种。
最近很丧,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我妈吵架了。
如果喜欢我的话,就……默默地看着好了。
我知道没人喜欢我的。
我就随便说说。

!!太气人了!!帮挂!!!心疼太太!!

▽自食其虾▽:

来挂人了。
占tag致歉orz。
气死我了。
原图作者燃燃,她脾气超好的,我帮她挂了。
辣鸡lof发不了长条我截下来了orz。


给自己p的一张壁纸了
百度居老师的时候我发现居老师居然比我还轻?????还高好多好多????
做个壁纸勉励一下自己吧…

占tag致歉

挺抽象的是吧?
看上去是不是很像小孩子的印象画作??p1 Thor,p2 Loki,p3 Tony,p4 Peter
我下午乘弟弟睡觉的时候拿着他的荧光蜡笔的即兴创作!充斥着各种大佬的漫威坑里一股泥石流就是我了。

Lolita【多cp】(下)

接上次的铁虫。
主cp铁虫 副cp锤基 盾冬 微绿寡 幻红
好的我又ooc了

“Wow Mr.Stark你穿上上女装就像一个雍容大度的贵妇人耶!”Peter像只大型犬一样绕着Tony转圈,眼里的惊奇毫不掩饰。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就是我老了是吧。

有生之年居然能够看到Mr.Stark穿女装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蜘蛛了!Peter这么想。

终于艰难的把衣服搞定了,Tony打开门准备去倒杯咖啡缓一缓,一眼就看见了穿着正常衣服瘫在沙发上的Loki。
???为什么Loki没穿女装???
“Brother,快把你的法术撤了吧,这里又没人,不会有人看见……”Thor的声音从吧台传来,含含糊糊像是嘴里有什么东西。
Tony一转头,看见Thor头顶一个大大的金色蝴蝶结正啃着金枪鱼三明治。

居然有点辣眼睛。

更让Tony没想到的是Loki居然乖乖撤掉了法术,此刻他正穿着一身暗绿色的Lolita,手里捧着一本书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着页。

居然连自尊心最强的Loki都放弃了。
Tony于是假装自己很正常地走到吧台,给自己泡了一杯清咖。
苦咖入喉心作痛啊。

“Friday,把大楼里所有的监控都关掉。”
“好的sir,关多久?”
“直到这个女装party结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Tony你是怕你这幅样子被监控记录下来成为黑历史吗…”来自大锤毫不留情的嘲笑。
“闭嘴,你也没好到哪去。”Loki颇有些不耐烦的甩出一把小刀,正钉住Thor头上的蝴蝶结。

“噢Loki你也不要太激动,毕竟似乎这个party大多数人都参加了。”Steve穿着带红白条的蓝色Lolita现身了。

“噗…”Tony特别不给面子地一口咖啡直接喷出来,没办法,Steve这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真的…emmm。尤其是配上那个小心心的胸针,看得Tony突然觉得身上的Lolita也没那么恐怖——至少没有蝴蝶结。

“Loki……”Bucky小声念叨了一下他的名字,坐到了他旁边的沙发上拿起一个李子就开始啃。
李子的汁水有滴下来,不过紫黑配色的Lolita完美掩盖了这一点。
Loki放下书,抓过遥控器就打开电视。
电视里正播放着狗血电视剧。
然而Loki和啃着李子的Bucky居然看的津津有味。

这种老夫老妻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Steve和Thor对视一眼,一个决定先把小胖子拖去吃早饭,一个决定放任Loki看他的电视,甚至有点小贴心的帮Loki端来了布丁。
果然弟控就是弟控。
Tony准备叫Peter一起吃早饭,一回头就看见破碎的玻璃窗以及不见了的蜘蛛战衣。
小兔崽子又哪去了???
果然他就不该为了夜间效果把隔音搞那么好的。
Tony脸上没有笑嘻嘻,心里更是MMP。

Tony叹了口气,决定自己一个人先去。毕竟空着肚子研究两个人的战衣可不是好选择。
会要命的。

然而餐厅还没走到呢Peter已经摘掉面罩抱着一盒东西空降在他面前了。
“Mr.Stark!”年轻的蜘蛛侠把怀里的东西往前一递,“新鲜出炉的甜甜圈!是你最喜欢的草莓味不过当然也有我喜欢的巧克力啦……”
“OK,kid,我知道你很爱我了,现在伟大的Tony·Stark邀请你共进早餐,你愿意吗?”
Tony提起裙摆,向Peter伸出了手。
“当然愿意!只要是Mr.Stark我都愿意!”
Peter看上去很开心。

Bruce别扭的从房间走出来时,看见了一群妖魔鬼怪——是的,身为男性穿着女装却没有丝毫别扭的妖魔鬼怪。
而且这群妖魔鬼怪看见他的时候居然没有像以往开玩笑一般嘲笑他,似乎他们都习以为常了。
这让准备好应对措施的Bruce有点手足无措。

“对了,我听Nat说她和Wanda出去逛街,大约傍晚会回来。”
“Tony他们看上去挺满意的,那今晚我来做饭报答她们两个吧。”Vision抚了抚纯白裙摆上并不存在的褶皱,脸上似乎有一种名为强颜欢笑的绝望。

emmmmmmmmmmmmmm………………
我日蜘蛛侠的动画片这么恐怖的吗????
PP居然变成了八脚大蜘蛛???还会吐毒液???
我居然觉得还有点酷???
人生不值得啊人生不值得

不是,我什么时候打出来的???

大写的懵逼